短篇小說 《跨時空會議》

跨時空會議                  作者  林 馥      

版權所有              

(一)

『我叫古冥宙是來開商品會議的。』一名滿面鬍子的男子說。

『請到八樓的會議室。』大堂的接待員對他說。

男子進入升降機按上8字,升降機慢慢向上升,但到8樓時它沒有停下來,它竟繼續向上升至頂層才停下來。他要去八樓開會議的,現在竟來到三十樓的天台中,,這部升降機可能機件失靈了。到達天台後升降機似乎完全沒有反應。男子步出升降機,發現另一部升降機也失靈了。

沒辦法了男子只好由天台沿樓梯步行下樓,但當他轉到下一層樓時,有一隻白色貓突然閃出來。男子想怎會在那裡有隻白色的貓,他只想盡快到8樓的會議室中,但他背後的貓叫聲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大聲…

不多久梯間傳出這名男子的悽厲的慘叫聲來……。

 

『他們除了名字相同外,他們也是在舉辦會議前暴斃的,其中一個被謀殺時正與朋友講電話三人會議。』國際刑警A說。

『還有一樣他們身上驗出有貓的腳印。』國際刑警B說

『兇手有可能是帶著一隻貓行兇。』國際刑警C說

『沒錯,但兇手為什麼要殺他們,他們分佈世界各地,除了名字相同外其背景完全不同的,幾名死者身份分別是學生、經理、教師、醫生及商人。』國際刑警D說

『這些人除了名字相同外,他們似乎沒有任何聯繫。』國際刑警A說

『關鍵是古冥宙這個名字中,我們要找人去分析這個名字,或找出全球仍有幾多人是叫古冥宙。』國際刑警B說

『全球仍有很多個叫古冥宙的人,下一個不知會是誰,我們沒有人手保護每個叫古冥宙的人。』國際刑警C說

『但我們可以查看那個古冥宙將開會議的,早一步通知有關當局去處理。』國際刑警D說

『但講電話三人會議也一樣被殺,會議的定義也很廣的。』國際刑警A說。

『問題是兇手可以在世界各地行兇,其中一個死者是在美國加洲伯克萊市被殺的。另一個在澳洲被殺的。』國際刑警C說

『我們利用超級電腦翻查過去幾年有沒有近似古冥宙的名字犯案紀錄。希望找出點點頭緒來。』國際刑警B說

鏡頭立刻轉向地球的另一個角落。

『古博士你的人類細胞轉移理論被科技日報和世紀科學人雜誌評擊為瘋狂和垃圾,你需要去反駁他們嗎?』男子在看科學評論文章說。

『唐德,你知道我不會做這種無聊事,發表出來就有心理準備接受各方面的意見的。』一頭白髮的男子說。他看來一頭白髮但容貌看來卻只得四十多歲吧。

『要證明古博士的細胞時空轉移的理論,可能要等幾百年後,但到時評擊過古博士的人已經不在世上了。』陳嘉微說,她與古冥宙一樣也是物理學家。

『未來人類會找出藥物來醫治現在不治之症的,因他們的科技會比現在先進。』唐德說,他是科學院的學生。

『未來的人類會不會發明時光機,穿越時空?』馬棟問,他也是科技學院學生。

『時空穿梭在理論上是有可能。現在的傳真機,在遠古時代這看來是天方夜譚。』陳嘉微說。

『如果我們現在發明了時光機,我們就可以回去古老時代,告訴那裡的人,傳真機不是天方夜譚的。』唐德說。

『我們可以舉辦一個名為〈跨時空會議〉目的是與未來人交流科技文化,他們可能帶來的藥物可以醫治現在的不治之症疾病。』馬棟提議道。

『這個無疑是吸引人的題目,但會被某些人評擊我們學院全是瘋子﹗』唐德說。

『如果我們探索一件事為害怕別人的看法而不敢去做,我們做甚麼都也不會成功的。』陳嘉微說。

『我同意陳博士的話,如果害怕世人的目光,科學不會有進步的。』古博士說。

『我們怎樣邀請未來的人類來會議?』

『我們可以將邀請函刻在石頭上,再將它放入時間錦囊中,希望他們看到會出席我們的會議。』

『你這個方法或許行得通,但機會微乎其微的。』

『如果真有未來人士來出席會議?』

『這將是人類的大事了。』

『現在要先做邀請函放入時間錦囊中。記得刻清楚會議的年份及地點。』古博士說。

 

(二)

『你看他們又搞新花樣,要搞一個與未來人類開跨時空會議。』科技日報副編輯朱雄拿起一份報紙廣告向總編輯保羅楊說。

『當日我們也要去看,如果真是有未來人類出現,真是大新聞了,但如果沒有,我們就可以大篇幅批評他們之前所提出全是垃圾理論了。』楊保羅說。

『哈哈,你說得對。』

『老總,外面有位自稱是宇宙衛報記者,她想同你做一個訪問。』編輯助理阿麗說。

『宇宙衛報?是哪間報館,我未聽過。』保羅問。

『我問過她,她說宇宙衛報是剛成立不久的報社,她想找一間有規模的報社訪問來提高她們的知名度。』

『是嗎?叫她進來。』保羅被讚譽而感到飄飄然了。

阿麗將一名大約二十多歲,眼睛明亮的少女引進來。

『楊保羅,朱雄兩位好,我叫古合金。』少女大方先伸出右手向他們握手。

楊保羅和朱雄立刻起身向眼前的美麗少女握手,而未有發覺她怎知他們的名字。

『我有甚麼可以幫忙?』保羅問她。

『我們的報社想撰文探討不同年代人對科學家的理論見解。』少女說。

『為什麼要選擇我?』保羅問,難道他英俊瀟灑有型,當然他沒有說出來。

『因我們看過你批評古冥宙博士的細胞時空轉移文章,寫得……很精彩﹗』

『哈哈,真﹗』保羅開心說。他雖然不太懂科學,但他堅信細胞沒有可能會時空轉移的歪論的。

『我們可以開始嗎?』少女問。因她要限期完成任務。

『我接受你們的訪問,但登出來後我要看那份訪問稿。』

『這個沒有問題,我們會送一本給你作留念的。』少女說。

『我隨時可以接受訪問,你需要錄音機?』保羅說,因做任何的訪問通常都得靠錄音機來記錄訪者的說話,回去可以重新整理的。

『不需要,我是做即時傳送的。』少女說。

『甚麼?……』保羅想問怎樣即時傳輸送,就在這時一隻白貓不知從那裡跳出來。

『哇﹗』少女被白貓嚇了一跳。

『牠怎會走入來的,朱雄快趕牠走。』保羅向朱雄說。朱雄立刻捉起白貓再帶牠離開保羅的辦公室。白貓像非法入境者般被人捉住雙腳押走。

 

 

(三)

『古博士,我是來自USG部隊卜定一隊長,我知道你們打算開一個跨時空會議,我們接到情報有人會來殺你。』身穿軍服的卜定一隊長說。

『甚麼人會要殺我?』古博士問。眼前自稱卜定一的隊長大約有三十多歲,樣子看來很冷靜及精明能幹的男子。

『這個我們正在調查,可以肯定有人針對你今次舉辦的跨時空會議。你自己要小心,不過我會派遣我的隊員暗中保護你的。』卜定一說完就向古博士行一個軍禮後離去。

『他是誰?他的制服很新穎。』陳嘉微問,她看見一身軍人制服的男子從古博士辦公室走出來。

『他自稱是USG部隊卜定一隊長,他來是告訴我,有人因為我們的跨時空會議而想殺我。』古博士說。

『USG?是那裡的部隊?真是很奇怪,自從我們的跨時空會議廣告一出,我就收到很多人來詢問古博士的資料。剛剛我又收到有一間叫九星電視台想約博士你獨家訪問。』陳嘉微說。

『九星電視台,我未聽過有這間電視台。』

『所以我覺得很奇怪,來的都是未聽過的公司。現在你更說有人想殺你,這是不是惡作劇。』嘉微說。

『可能有人想破壞我們的跨時空會議吧。』古博士說

『我不明白,我們的跨時空會議對任何人都沒有損害的。相反,當日真是有未來人類出現,這才是科學的大大突破啊﹗』嘉微說。

『剛才你說九星電視台想約我做訪問?』

『是,他們對你發表過的細胞時空轉移的論文甚感興趣,我已經替你約他們在會議後做訪問。』

『我現在說不也不行了,你已經替我決定了。』古博士一向不喜歡接受訪問的。

『你現在拒絕也來得及的,決定權仍握在你的手中。』

突然,不知在那裡跳出一隻大白貓來。

『這隻白貓是誰?』古博士指著白貓問。

『不知道,牠可能是走失的家貓。』嘉微跪下來輕掃白貓的頭。

『如果牠在會議時走出來,怕且會被人誤會牠就是未來人類來開跨時空會議。』古博士笑說。

『明天就是跨時空會議,我擔心準備功夫未足夠﹗』嘉微說。

『甚麼事情未必是我們掌握中,任何事就由得它順其自然吧。』古博士說。

(四)

黃昏時,古冥宙感到很奇怪,他發現街上沒有人但貓卻比平日多,有黑色,有灰白色也有金黃色。古博士回到家門時,他看見有一隻白貓站在他家門口,但看見古博士時牠又跳走。古博士想起卜定一的說話,有人為了跨時空會議而要殺他,那些貓是來殺他嗎?

倏地,有一個男子出現他眼前,他頭髮長長,身穿著黑色長袍,臉上有一道大疤痕。他像在幽冥裡走出來的幽靈一樣。

『你是古冥宙博士嗎?』男子問。

『是﹗』

『你回家會有危險,跟我去一個地方。』

『你是誰?』古博士問。自從宣佈要開跨時空會議後,奇怪的事陸續而來。

『我叫泓加二道,我是奉命來救你的,你被列入十大暗殺目標之一。』男子說。

『是與跨時空會議有關嗎?』

『有部份吧,你現在要跟我走。』

這時,四周漸漸走出很多貓來,牠們慢慢走近他們。之前跳走的白貓也出現。牠眼睛發出紅光。眨眼之間白貓迅速變成一個女子,她身穿白衣,她眼睛發出紅光。

『古博士,你別聽他說,他就是要殺你的人,你要回家才安全。』女子說。她看來很溫柔又很慈祥。

古博士聽後他立刻走離男子的身邊,他該相信誰呢?眼前的景象令他很匪夷所思,白貓瞬間變了女郎。

『貓女,你要立刻離開,別迫我動手殺你。』男子說。

『開口就講打講殺,古博士你要相信我,我是來幫你的,他才是要殺你的人。』女子說。

古博士聽女郎說後,他真走近她來,他仍未搞清楚是誰會來殺他,可能是這個自稱要來救他的泓加二道。

『博士別聽她的說話,她是要殺你的。』男子說。

『我怎會殺他,他是偉大物理學家,我是來保護他的。』女子說。

『博士回來我身邊﹗』男子說。

『別相信他,他才會殺死你班鬼地球人的。』白貓女郎說。

四周的貓愈來愈多,古博士想了一回兒後,他突然跳回泓加二道身邊來。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會保護你。』貓女憤怒伸出鋒利爪來了。她身邊的貓也愈來愈變得兇惡起來。

『退開﹗』泓加二道大聲說,他拔出一支透明手槍指向白貓女郎。

『喵喵﹗』白貓女郎叫了二聲後,她與其他貓轉身跳上欄杆再跳上屋簷就消失了,就像表演魔術一樣。

『你為什麼會相信我?』泓加二道問。

『因為如果她當我是朋友的話,她不會說我的同類是班鬼地球人的。』古博士說,他憑這個聽出貓女內心是敵視人類。

『她為什麼要殺我?』他們來到一間小石屋時,古博士問他。

『古博士你暫時住一晚,這裡會安全的。』

『你未回答我她為什麼要殺我,你又為什麼要救我?跨時空會議對你們又有甚麼關係?』古博士一輪問題像炮彈般連續向他發放。

『很抱歉博士,我派來是保護你,其他事我不能講的。』他說

『既然有你保護,我為什麼不能回家?』博士問。

『因為你的房子將會在晚上發生火警,而古博士當晚不在家中。』泓加二道說。

古博士感覺泓加二道有股神秘的力量。他問更多問題,但他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明天就是舉行跨時空會議,他也會 發表他新一篇叫《細胞時空分裂論》。他知道他發表後一定又會引起各方面的評擊,他之前《細胞時空轉移》的論文,就被科學界評論為胡說八道。

(五)

 

偌大的會議廳中,牆壁掛有《跨時空會議》。

會議室已經坐滿了來旁觀會議的人。

『你找到古博士嗎?』陳嘉微問唐德。

『聽說古博士的家昨晚失火,當時古博士不在家。我找不到他。』唐德說。

馬棟走來告訴陳嘉微,有間叫九星電視台及一間叫宇宙衛報想訪問古博士。

『古博士為什麼還沒來,他知道今天開會的。』陳嘉微說。今天名是跨時空會議,而實際是要發表古博士的新論文,所以他今天一定要出席的。

觀眾席上已漸漸地坐滿了人,有部分人的衣著有點古怪。九星電視台及宇宙衛報的記者全站在場角。

突然,古博士與一個穿長袍的男子來到,在場的人全鼓掌起來,泓加二道向站在場邊的卜定一隊長行了一個軍禮。

這時,古博士上台發表他新一篇『細胞時空分裂論文』。

保羅楊與朱雄也來看這個跨時空會議,他們是來看古博士怎樣與未來人類開會議。但最後未見有未來人出現。而又再次聽古博士發表另一篇他們認為更荒謬的論文。

對古博士來說,今次的會議仍未完全說得上成功,因未來人沒有出現。但他成功地發表他新一篇名為《細胞時空分裂》的論文。

『古博士,我們是九星電視台想同你做個訪問,關於你發表過的細胞時空分裂的論文,有人批評你的論文是垃圾,你有何感想?』一名個子不高的男子走來問古博士。

『我認為不同的人看事物總有不同的。若每次都要反擊批評你的說話的人,這會是很累人的。我相信時間就是個公證人。』古博士說。

『如果你的細胞時空分裂理論實現,對日後未來人類帶來莫大的貢獻,你有何感想?』

『當然我會感到欣慰,不過任何發明都會對人類有幫助,但也會帶來傷害的,我只希望科學是用來幫助人類而不是用在傷害人類上。』古博士衷心地說。

古博士接受完九星電視台訪問後,宇宙衛報的女記者古合金走來。

『古博士,我是宇宙衛報記者古合金,我可以與你拍張照片嗎?』古合金說。

 

『當然可以。』古博士說。他面對少女的笑容,他有股溫馨及親切感覺。

在跨時空會議結束後,所有事都回復正常,白貓和泓加二道沒有再出現。

而他們的跨時空會議被科技日報及世界權威雜誌人大力批擊是標新立異來招攬別人注目的活動。一如以往,古博士對這些冷嘲熱諷一概不作回應,仍舊我行我素。

(六)

在科技日報的辦公室中,楊保羅很專注地看著宇宙衛報送來的一本雜誌,內容有他的訪問稿。標題說,不同年代的偉大科學家總會遇到世俗人的批評。但歷史會還給他們的一個公正的評價,就如古冥宙的細胞時空分裂理論,當時的時代被視作瘋狂的理論,但現在他被視作開發跨時空旅行的偉大始祖。他是最早一個提出細胞時空分裂理論的人。

古冥宙是被宇宙黑星複製集團定下十大追殺目標之一,因複製集團主腦是被宇宙時空特警捕獲的。因以集團要破壞所有研製時空機的人。古冥宙博士等人邀請未來人類開跨時空會議的時間囊被發現後,各大宇宙傳媒決定向控制跨時空機的宇宙司法部申請回去出席跨時空會議,但有情報顯示有宇宙黑星複製集團份子入侵,他們的目的是追殺古博士,所以宇宙司法部緊急派遣USG=Universe Security guard卜定一與泓加二道回去保護古博士。因古冥宙博士的生死會影響跨時空旅行技術的研究時間,延遲開發跨時空技術,就會有機會被黑星集團控制時空,他們就會將宇宙規律搞亂,將重要事情或會影響地球的科學家剷除,會造成宇宙獨裁統治,影響星際各方的利益。宇宙司法部規定,時空旅行的人,是嚴格規定不能洩露預先知道的事,但除非洩露給一個即將死亡的人,否則洩露者將會被懲處。而古博士活到九十歲,所以她的後人古合金也不能對古博士說她是他的後代。

文章最後有古博士及古合金的合照,相片下寫有︰本報記者古合金與她的老祖先合照。                                公元3066年發表。

楊保羅被發現倒斃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死因是心臟病。他身旁遺下一本雜誌,內容空白。

 

(完)

廣告